向茶繁體小説 >  源起道寂 >   第1章

又是一年大雪,萬物冬藏,新雨城內的大街小巷都鋪上了厚厚的一層白雪,足有半個人高。

寒風呼嘯,帶著冷冽似刀的雪花,颳得人臉生疼。數丈寬的青石街道上隻有寥寥數位行人,都是裹著厚厚的衣物來去匆匆,不敢停留。

各家的房簷上一溜溜手腕粗細的冰柱倒掛,晶瑩剔透,足有兩三尺長。

天空中鵝毛大雪恣肆紛飛,已經連著颳了數天,都未停歇。

各家各院門前的積雪將房門掩去近半,遠遠看去,天地蒼茫,四望如一,鳥獸飛絕,萬籟俱寂。

新雨城內銀裝素裹,行人寥寥,都貓在家中,升有炭火,好不暖和。

旬月,鵝毛大雪終於緩和,細如柳絮漫天飛舞,洋洋灑灑煞是好看。

天色不再昏沉,有光彩照耀四方,明媚如春日的暖陽。

不少孩童都走出了房門,在街道上深一步淺一步的打起了雪仗,堆起了雪人,大人們則開始清掃門前街道上堆積的積雪。

新雨城往東十來裡,地勢不再平坦,人煙稀少下來,都是些有坡有坎的溝壑。

大雪天裡,除去少數常年蔥鬱的樹木外,大多都已光禿,虯曲蒼勁的枝椏上白雪皚皚覆蓋,壓得不少樹枝彎成驚人的弓形,彷彿隨時要斷裂。

山坡上大雪盈尺,宛如鋪上了一層厚厚雪白晶瑩的被絮,在陽光的反射下白的分外耀眼,讓人分不清方向。

山裡,五個孩童結伴而行,說笑打鬨著。

看樣貌,都十分俊秀可愛,年紀最大也不過十五歲,三男兩女,都很喜人。

五位孩童背上揹著箭筒,挎著彎弓,說笑著林子深處走去。

“毅哥哥,黃花鹿怎麼還冇找到,我們都在這逛了一個上午了,我都走餓了。”

一個紮著馬尾辮的小女孩嘟著嘴,嬌聲中略帶不滿,不過聲音很溫柔,讓人難生惡感,話語中帶著撒嬌。

“那先停下小憩片刻,吃點東西再行尋找,北風林很大,我們才探索了一小塊。”說著走在前麵的男孩停下腳步,看著緊跟著的四位孩童開口道。

男孩明顯是眾人中領頭的,不僅帶有弓箭,身上還揹著一大袋包裹,身形與其餘夥伴相比健碩不少,在冰天雪地中與其他孩童相比冇裹得那般厚實,同時還比其他小夥伴高出一個頭來。

見暴風雪結束,陽光明媚,他便偷偷的約著小夥伴出來打獵,他年齡最大,四人都是他的弟弟妹妹。

一行五人花了片刻時間,在林中找了塊巨大的岩石。

巨石位置很好,周圍地勢開闊,即便是有野獸來襲,也能反應過來,同時岩石較高,麵對野獸能有效抵禦

大家合力將岩石上的積雪掃去,席地坐下。

白毅拾來乾柴,在眾人中間架起了篝火。

篝火上架著的,是白毅從包裹中拿出的一大塊獸肉,五個孩童圍坐著用小刀分食。

“星哥哥,你說我們好久纔可修煉術法,修煉術法後在野外根本就不需要火石了,肯定方便很多。”

一名短髮女孩看著另一名男孩問道,眼睛微眯,如月牙一般,彷彿眸眼中有說不完的喜悅。

“李叔說我們纔開始煉體,至少要花上三四年才能將肉身煉至圓滿,想來那時就能接觸術法了。”男孩看著短髮女孩認真道。

聽著男孩的話,其餘三位孩童眼神中都迸發出光彩,畢竟他們才踏上修行之路不久,對高境界,對術法都有著嚮往。

“你們幾箇中,最大的才十二歲,年紀還小,等你們再練個三五年,肯定不弱於現在的我,甚至還強一些也說不定。”

白毅接過話語,對著夥伴鼓勵道,畢竟在五人中他年紀最大,實力也最為強勁,是同齡孩子的大哥。

“毅哥哥,你現在已經煉體境巔峰了吧!不久就能修煉術法了,到時候能教教我嗎?”紮著馬尾辮的小女孩出言。

小女孩肌膚紅潤白皙,像一個精緻的瓷娃娃,眼睛如同黑色明亮的寶石,眼神中流露出對著白毅的歡喜,與短髮女孩對星哥哥如出一轍。

“可以,等你們突破煉體境,我將我所學的都教你們。”白毅出言,幾位小夥伴都很高興,術法強大且神秘,惹人嚮往。

幾人說笑著,食完獸肉,用雪掩熄了篝火,便又朝著林子深處走去。

密林深處,清泉結冰,鬆林染霜,萬物凋敝。

曦光下,隻有耀眼白雪鋪蓋天地,這裡恍若仙境,雪花片片撒落,如敗絮飄零,如殘葉堆積。

“你們看這是鹿的腳印!”一男孩出聲,他叫蘇虎,他在一株古木下發現了黃花鹿的腳印。

其他的孩童興奮雀躍,若是花上一天的時間,都未尋到獵物,這會嚴重打擊他們的積極性。

在這一瞬間,幾人都打起了精神,圍了過來。

“冇錯,是黃花鹿的腳印,不過看這腳印的深度與輪廓應該是成年的黃花鹿。”短髮女孩口中的星哥哥在仔細觀察後開口道。

“星哥哥好厲害,博學多識。”短髮女孩眉眼帶笑,說話間眼神不忘瞥向紮著馬尾辮的女孩,有一絲得意從眼中閃過。

女孩口中的星哥哥名叫楚星,比女孩隻大一歲,麵容清秀,唇紅齒白,眸眼如星,一頭黑髮如瀑披在肩上,身高五尺,若手中拿的是書卷,更像是身居城府的少年公子。

“毅哥哥,你的實力在我們當中最強,黃花鹿的追捕你可要出力了。”馬尾辮女孩不甘示弱,馬上對著白毅說道,不過聲音酥酥糯糯的,帶著撒嬌的語氣。

“自然,雪妹放心,有我在必定不能讓你們受傷。”白毅看著黃花鹿的腳印說道,言語中沉著穩重自信。不過並未聽出兩個小女孩的針鋒相對,蘇雪兒毫不客氣的回了短髮女孩一個眼神。

就在兩人眼神交鋒時,白毅就已經擺擺手招呼著眾人朝著黃花鹿留下的痕跡尋去,兩人這才作罷,各自跟在喜歡的男孩身後。

眾人隨著黃花鹿的腳印深入林中,跟了大半時辰,黃花鹿的腳印在一條溪流邊消失了蹤跡。

“前幾天鵝毛大雪,黃花鹿應該是在某處山洞躲避,想來十來天未進食,應該將它餓壞了,如今陽光明媚,正好出來覓食。”

楚星看了看周圍情況,指了指水草被啃食樣子,提出了建議。

“你們看這條溪流是溫暖的,上遊應該有溫泉流出,我們可以順著這條溪流向下尋找,因為溪邊沿途的青草已抽新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