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茶繁體小説 >  源起道寂 >   第10章

李叔一時間也想不出所以然,他想回去後再向齊老問問楚星的情況。

他不再隱匿身形,臨空而下,在皎潔的月色輝光的映襯下,猶如謫仙降世,俊朗出塵。雖然隻是一身粗布麻衣,但氣宇非凡。

張梟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他,因為功法的緣故,他現在的感知十分敏銳,先前隻能感知到幾十米,現在少說百米有餘。

張梟看著李叔臨空而行,眼中帶著豔羨,這樣的境界讓他神往,不過離他現在還很遙遠。

他並非好高騖遠之人,心神很是堅定,畢竟他兩世為人,還帶著前世的記憶,雖然好奇嚮往,但明白修行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天驕俊傑也需要時間成長,冇聽說哪位霸主巨擘是在十來歲就已開始無敵之路。

“李叔,這裡!”張梟朝著青年揮手,同時喊醒了身邊的兩人。

蓉青兒雙眸微睜,睫毛輕顫,還是睡眼朦朧,她才睡了幾個小時,精氣神還冇完全恢複,還有疲倦之意,若放在平時,至少要睡到第二天晌午纔會自然醒來。

如今被強行喚醒,大腦都還在宕機狀態冇緩過神來。

“怎麼了,星哥哥,是有凶獸來襲嗎?”蓉青兒揉揉雙眸,懶懶的問道。

白毅在張梟出聲瞬間就睜開雙眼,撐起身來,雙目炯炯有神的掃過四周,並未發現不妥。

“李叔來接我們了,不用在寒冬中受冷風吹了。”張梟柔聲說著。

對於煉體境而言,身體的強度已經遠超常人,即便是在大雪封山的密林中也不懼怕低溫與寒風。

但也耐不住長時間的侵襲,吹了一晚上的寒風隻是輕微不適,但若是連著吹上半月天身體也會吃不消,即便是日後恢複,也會留下隱患。

白毅看到李叔後鬆了口氣,這裡麵他年紀最大,本應該是他來照顧兩人的,但因受傷,卻是讓楚星來擔起了責任,已是心中有愧。

若是晚上還有凶禽來襲的話,張梟也難應付,所以他隻是淺睡。

先前張梟修煉功法時,所激發的淡藍色熒光已經讓他半睜雙眼,不過他並未出聲打攪,他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隻是靜靜的觀察著四周的,一有風吹草動他就會果斷出手。

蓉青兒瞬間來了精神,李叔極其強大,實力成謎。

他之前曾隻身一人,一劍斬殺了數隻翼展十丈來犯新雨城的凶禽,一道劍芒光彩熠熠,彷彿將大日驕陽的光輝都掩蓋下去,凶禽如冰雪消融,連屍體都未落下。

雖然蓉青兒不知道李叔的境界,但李叔既然來了,想來什麼問題都會迎刃而解。

三人站起身來,緊接著被一股柔和的清輝包裹全身,漂浮在半空,並向李叔靠攏。

“不用怕,那是我靈力所化,等你們日後到我這個境界也可以做到。”李叔解釋道。

三人眼神中皆是驚奇,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這種幾乎化為實質的青色靈力。

“李叔,為什麼你的靈力是青色的?”蓉青兒好奇的問道。

“等你步入築靈境自然就會知道了,像我這樣的青色的一般為五行中的木行,而其餘四種金水火土則分彆對應著金色,藍色,紅色,土色。當然這也不是絕對,不過‘下五境’還是可以參考的。”

李叔向三人提前普及了一些修行上的常識,雖然日後也會知道,不過提前知道的話也無壞處。

“下五境是什麼?”蓉青兒不解,這個詞彙太過陌生,她都未曾聽過。

“首先,你們要知道的是現在世間將修行分為十個境界,從煉體境開始到築靈境,驅物境,融虛境,返神境則為下五境。”

“上五境了?”白毅問道,他很想瞭解這些修行上的事,因為內心強大自信,渴望變強,而這些境界則是他日後需要邁過的一座座山峰。

“現在還為時過早了,等你達到一定的境界自然會知道,不用心急,你們現在還很年輕,不像我已經百來歲了。”李叔自我調侃道。

幾人都是一驚,蓉青兒更是激動,百來歲了麵容看上去還如此年輕,那她豈不是能永葆容顏。

一瞬間蓉青兒的修行之心就被點燃,熊熊燃燒著。她決定了回去後定要好生修行,甚至比白毅還要積極。

雖說蓉青兒還小,但愛美之心不分年齡,小到十歲的孩童,大到幾千歲的老人都有這個心思。

要知道常人百來歲,即便是保養有數,不死也也顯老態,根本無法做到李叔這般年輕,唯有修者才能如此。

“除了金木水火土這五種最為常見的以外,還有什麼冰,雷,光,暗等等。這些就是五行變異所得,每一種威力都巨大,詭譎異常,你們日後遇到要萬分小心,一不小心遭道,很有可能身消道隕,我以前就在這些強者中吃過幾次暗虧。”

李叔說話間回憶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,言語平淡,但心泛怒火,雖然那幾次冇危及性命,但很是不爽,吃過虧,尤其是那幾人都從他手中溜走了。

不過並未細說,因為擁有異變五行的人實在太少了,下五境的練氣士很有可能一輩子都遇不上一個。

“這不像五行,冇有什麼門檻,隻要到了築靈境就可以修煉。但異變五行不行,有著諸多條條框框的要求和限製,但若是能成長起來同境少有人敵。”

張梟幾人聽的心中凜然,李叔這種級數的強者都曾吃過暗虧,說明真的很強,日後遇見要留神謹慎。

“當然了,像這些異變的五行的人萬中無一,甚至比天驕人傑還要稀少,你們也不用過於憂心。”李叔看著他們麵容一肅,就知道他們想了什麼,不禁寬慰道。

說話間,李叔帶著他們化作一道絢爛的流光沖天而起,消失在了莽莽林海中。

李叔的靈力化作三顆青色圓球,將三人護在裡麵,而李叔則是踏空飛行。

圓球內很安靜,都聽不見外麵呼呼的風聲,看著身下的銀裝素裹雪景,又看著遠方,丘壑萬千的山林,心中激盪,不知何時自己才能臨空而行。

星月皎潔,清輝四溢,凜冽的寒風被青色的靈力擋著,吹過來的時候很是溫和,像人間的四月。

李叔衣袂飄飄,像仙人一般遺世獨立,有出塵之感。

流光在長空中留下一道淺淺的漣漪,稍縱即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