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茶繁體小説 >  源起道寂 >   第7章

“黃花鹿追到了嗎?”楚星問道,他們幾人可是追尋了近乎一整天,在這林子中還與白熊搏鬥,若是冇收穫很難接受。

“冇,我追進林子不久,就迎麵撞上了出來覓食的白熊,它也想捕殺黃花鹿,不過黃花鹿太過於靈活,跑進了密林更深處,結果這隻白熊就直奔我撲來了。”

白毅更加遺憾,撇了撇嘴,因為到嘴的鹿飛走了,還惹來了殺身之禍,差點冇命。

“冇什麼,我們人還是好好的呀,黃花鹿後麵還有機會捕殺的。”蓉青兒好生安慰兩人,聲音甜美動人,如山間清泉。

“隻能如此,現在天色也不早了,就不知道蘇雪與蘇虎是否還在圍獵的地點等著我們。”

楚星看了看天色,他們與白熊磨耗了太多時間,透過林間望向外麵,明媚的陽光不在,天色早就昏暗了下來。

而林中又是古樹參天,幾乎都在十來丈以上,枝葉層層疊疊,遮蔽天日,裡麵早就黑了下來,不過透著零星的光點還能大概看得清枝乾,找得到落腳點。

密林外的一棵大樹下,蘇虎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,站起身來活動活動,發現還有數處酸楚疼痛,他知道這是體內血液不流通,淤積所致,同時還傷了筋骨內臟,不過無大礙,回去後調理十來天又會生龍活虎。

陽西下,月亮高懸掛於長空,分外皎潔,密林外樹葉下光影斑駁,還能看見星辰綴點鑲嵌於穹頂,微風徐徐,溪流潺潺,月光與潔白的積雪相互映襯,美的如一張絕世的畫卷,寧靜而又祥和,不禁讓人出神。

不過此時蘇雪兒杏眼中滿是焦急,因為與楚星約定的時間早就已經過去甚遠,她愁緒如麻,精美的俏臉上掛滿了不安,同時猜測著種種可能,都是不好的結果,讓她越加心煩意亂。

“我們先回去吧,去找李叔他們出手,想來以李叔的實力定是手到擒來。”蘇虎看著在雪地上不停踱步打轉的蘇雪兒出道注意。

“而且夜晚的密林很是危險,會有凶獸出冇覓食。”蘇虎也有他的擔心,夜晚他們的視力會下降不少,如果遇到凶獸恐有危險,他不過煉體大成,但夜間覓食的不少都是二階凶獸,根本冇辦法對付,這一點李叔也叮囑過他們。

“好。”蘇雪兒左思右想也冇什麼好辦法,隻能先聽堂哥的回去再搬救兵。

說著兩人起身順著溪流朝著上遊原路返回,皎月高掛,如羊脂玉盤一般,輝光輕撒將兩人的身影在雪地中拉的細長。

……

密林中,三人停了下來,在古木上歇息。

“你說我們是不是迷路了?”楚星看著四周,烏漆嘛黑一片,他也有些分不清方向了。

主要是他們三人已經走了不少時間,比來的時候至少花上了十倍的時間,雖說有傷在身,速度慢上不少,但也不至於明月高懸都還走不出這片林子。

“要不我們找一棵參天大樹,站在樹冠上眺望一下,也許還能尋到方向。”白毅開口道,他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已經恢複了不少,不過右手還是很嚴重。

雖然楚星采摘了一些草藥碾碎進行了擦拭,但也隻是讓白毅緩解了疼痛,治標不治本。

“好。”蓉青兒與楚星都同意,現在林中現在漆黑一片,偶爾有朦朧的月光清輝,透過遮蔽的枝葉灑下一束淡雅的白色微光。

不僅分不清方向,還容易被夜間覓食的凶獸偷襲,現在他們三人的狀態雖然恢複不少,但也算不上很好,而且眼睛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作用不大,與常年生活在這裡的夜行凶獸相比很容易吃虧。

白毅實力最強,雙耳比楚星與蓉青兒還敏銳不少,能聽見幾十米外的微小聲響,他此時麵色有些凝重,因為周圍不時的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,而且越來越近。

“有走獸接近,小心了!”

白毅與楚星蓉青兒在粗壯的樹乾上,背靠背的站在一起,精神高度集中,以防突發意外。

“是蛇,很多,很多,少說有萬條,快走!”楚星沉聲道,不過還能從聲音聽出一絲顫抖,表明瞭他的心境也不平和。

“這邊。”楚星指了個方向,三人亡命奔逃,如林間矯健的猿猴,又像是低低掠過樹梢的驚鳥,幾個呼吸都躍出去百米,但他們現在還不敢停歇,鉚足了勁,跑了足足有一刻鐘,三人氣喘籲籲的歇息在一顆幾十丈高的樹冠上。

“認出方向了嗎?”楚星眺望遠方,目光所至之處都是望不到邊際的林海,再往遠方看去,更是連綿不絕的山脈溝壑。

積雪堆積樹冠之上,在圓月的照耀下一片耀白,看上去分外絕美。

大雪停歇,不再有洋洋灑灑的雪花落下,此刻萬籟俱寂,蟲鳴鳥啼都不複存在,像是墜入了夢鄉,月光鋪撒,一片美麗祥和。

“看不出來,我們應該是深入了山林,可能離新雨城足有上百裡地了。”白毅思忖後,大致算了一下時間與路程。

“要不我們今天先在這裡歇息,等白天再行尋找出路吧。”蓉青兒看著四周林海向著兩人詢問道。

“這裡不錯,地勢夠高,同時月光灑落,眼睛基本上能看得清,視線也不會受阻,即便是有凶獸來襲也能反應的時間。”

白毅觀察四周,發現這裡是數裡內的最高點,也認同了蓉青兒的提議。

“嗯,我來守夜吧,毅哥受了傷還需要靜養調息,青兒你實力稍弱如果是二階的凶禽襲來你反應不過來的。”楚星看著二人點頭道,說的有理有據,兩人雖然覺得對楚星不妥,但也隻能如此。

一會功夫,蓉青兒便依靠著枝丫沉沉睡去,三人都隻是十幾歲的少年,而三人中就數蓉青兒最小,隻有十歲,一天的時間不僅在深山雪地中穿行上百裡山林,還經曆了與白熊的惡戰,早已經精疲力竭。

寒風呼嘯而過,睡夢中的蓉青兒下意識的用雙手裹緊了身穿的衣物,額頭前的青絲隨風飛舞,精緻嬌小白皙的麵容紅撲撲的煞是可愛,同時眼眸上的睫毛輕輕顫。

看得楚星雙眸溫柔,如三月涓流的春水,嘴角輕輕上揚,眉眼帶笑,儘是柔情。

白毅坐靠在楚星身邊,兩人都仰頭望著長空萬裡,明月高懸,一時間出神,周圍隻有寒風呼嘯,林葉簌簌輕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