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蘇寧,當為父看見你給我寫的信,為父很高興

不是為父不想去找你,是為父不想離開這個家

這裡都是我和你娘滿滿的回憶,每次在這裡,為父都感覺好像你娘一直在我身邊

你娘自從跟了我,吃不少苦,我愧對於她

看著你現在這麼有出息,我很欣慰

兒子不要傷心,分彆是暫時的,我們會見麵的,不用記掛為父,發展你自己事業

為父現在很好,隻要你有出息了,為父也就對你娘有了交代

不要怪為夫狠心,為父真的放不下

兒子,當你看見這封信時,不要著急,雖然家裡出了些事,不過你不用擔心,一切有為父,不用記掛

安心,好好照顧自己,我讓侯成再給你帶著錢,你先用,為父繼續為你準備

好了,廢話說了這麼多,不說了,為父會再給你寫信的,安心”

蘇寧看著一封普通的家書,眼淚又再一次流了下來,父親一直都為我著想,冇想到這次分彆竟是永遠,父親一直為我著想,我恨自己為什麼不早一點把父親接過來

“啊,啊,武平侯,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”,蘇寧不停大吼,屋外聽著蘇寧的怒吼,幾位把守武將都是一臉的怒氣

蘇寧發泄完畢,出房門,讓石寶去喊眾將議事,石寶下去安排了

不一會,除去駐守在鹽城的黃公望和夏侯淵臨時帶領的新軍,王寅暫領第四軍,其他所有文臣武將都來了

“各位我家裡的事,想必大家都知道了,家父遇害,帝國帝王不聞不問,放縱武平侯亂來,這個仇我忍不了,蘇府每年交給帝國國庫的銀兩那麼多,結果還是冇有得到公平的待遇,我決定了,我要取而代之,商議一下接下來怎麼做”,蘇寧說完,看著諸將

“少爺,已經不需要繼續隱忍了,荒城和鹽城軍隊已經訓練完畢,隨時都可以出征,既然要反,就先開始占領周邊的城池,練成一片,也好駐守”,李靖說道

“李將軍說的對,既然準備取而代之,不如開始拿下北方所有通關的關卡,這樣我們就可以慢慢向帝都進攻,最後拿下帝都”,郭子儀補充道

“少爺,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打造攻城利器了,先安排斥候四處探查一番摸清各城底細,排兵佈陣,就可以進攻了,這樣穩妥一些”,嶽飛道

“好,就按你們說的辦,都下去準備吧,三日之後,進攻開始,諸位有信心嗎”,蘇寧說完,看著諸將

“我等定不負少爺所托”,眾將站起,齊聲回道

“好,去吧”,蘇寧擺擺手

諸將退去

諸葛瑾留了下來,蘇寧和其商議,蘇父的喪事安排

~

三日時間已過,所有軍團,隻留下足夠的守城士兵,全部出發了,分三個方向,向帝都進發

李靖帶領第一軍,第二軍和新組建新軍10萬,向文城出發

郭子儀帶領第三軍,第四軍,新軍10萬向皖城進發

嶽飛帶著,3萬關寧,和15萬新軍,向湖城進發

~

“叮,由於宿主爭霸之心徹底覺醒,本係統開啟一級爭霸模式,今後的抽獎物品翻兩倍,武將文臣可以攜帶關聯人物出世”

“係統開啟了新功能,很好,開始抽獎”,蘇寧吩咐道

“恭喜宿主獲得三國魏國陣營,五子良將,於禁(武師9),張郃(武師10),張遼(武師10),徐晃(武師10),樂進(武師10),虎豹騎40萬,乞活軍60萬,百姓1000萬”

蘇寧看著新抽到的100萬軍隊,安排給了五將,每人率領20萬,留下4個軍團坐鎮後方,分4個方向在野外修建要塞,以防呼蘭帝國和蒼炎帝國的進攻

而於禁率領的軍團,準備繞道帝都後方,開始騷擾,拖住帝國其他城的支援

臨走時,蘇寧給了於禁5個儲物袋,裡麵是20萬軍隊,30年的糧草和軍備物資,讓於禁做好長期戰鬥的準備,蘇寧還會送去大量的物資,讓於禁放心

於禁對蘇寧的安排很是激動,有了這些東西,可以一展拳腳了

蘇寧在所有武將臨行之際,全部給了突破丹,大家的境界都有所突破,現在軍師少,隻能三大元帥自己統率所有士卒

蘇寧安排好所有的事情,來到了給父親修建的祠堂,在一個鋪墊上跪了下來

“父親,孩兒一定會為你報仇的,把武平侯打斷四肢,讓他在這給你懺悔一輩子”,蘇寧眼神凶狠的說道

~

“真是不太平啊,武平侯竟然把事情做的這麼絕,這不是逼人造反嗎,文城可能不保了,命令打開城門,我們降了”,文城城主看著城下,整齊的軍隊,還有一排排的攻城車,投石車,隻能放棄抵抗了

文城守軍因為上次的損失,已經就剩1萬8千名守軍了,還有不少是新兵,拿什麼抵抗,不如趁早投降,也能讓百姓少吃點苦

就這樣李靖的軍團,一路勢如破竹,連下5城,都是開城投降的

但是到了環城,終於是遇到抵抗了

“城上的守將還不速度投降,否則城破人亡”,紀靈上前叫陣

“你們這群反賊,也敢口出狂言,我奉帝王之命,把守本城,定不會讓爾等前進一步,眾將士聽令死守本城,放箭射死他”,環城城主下令放箭,紀靈隻好迴歸本陣

“既然冥頑不靈,攻城”,李靖下令

攻城戰開始

楊延輝,王平,紀靈,石虎,開始帶領本陣人馬,向敵方衝鋒,攻城器械開始運作,一塊塊大石,火石向環城扔去

高順和張苞坐鎮中軍,等待下一波進攻,暫時做好迎接的前軍的準備

新軍也帶好攻城錐向城門方向衝去

戰鬥的序幕正式打響

前軍四將在攻城器材的掩護下,衝到城下,雲梯搭好,四將開始帶頭攀登

楊延輝手中大槍舞的密不透風,城上扔下來的石頭,滾木都被一一砸碎,砍斷,腳下用力,幾個縱躍就上了城牆

開始為後續部隊,打開缺口,不一會城牆上已經清除了一塊空地

“不好,武王”,環城城主大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