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將們,為了不讓蘇寧犯險,決定留下石寶和侯成帶領幾十騎,在這裡保護蘇寧

其他武將帶著所有騎兵,趁著夜色埋伏在文城不遠處,等待機會

~

文城,城主府

“城主,蒼炎帝國的軍隊,已經駐紮在了文城不遠處了”,一名將軍打扮的男子對主座上的人說道

“李閆,你帶領第二軍去夜襲,趁他們冇有站穩腳跟,記住不要戀戰”,城主吩咐完,看向另一邊

“王虎,你帶領三軍去城外埋伏,如果李閆回撤時,如果對方追來,你直接殺出”,城主說完再轉一邊

“張龍,你負責帶領剩下的軍隊,把守城牆,不得有誤”,城主吩咐完,環顧一週

“散了吧,各自準備去吧,天色徹底黑下來後出發”,城主再次吩咐

“是”

~

蘇寧本是個急性子,現在還要在這等訊息傳回來,實在是太著急了,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,太想知道現在文城怎麼樣了,而且自己都是在影視劇裡,看見攻城的場景,真想去看看啊

在蘇寧的軟磨硬泡下,石寶和侯成還是同意了,在路上緊緊的護著蘇寧,生怕出現危險

直到可以看見文城了,石寶和侯成說什麼也不讓蘇寧靠近了

蘇寧隻好在這看著遠方的敵營,之前楊誌指給他看時,還冇覺得什麼,現在近距離看八萬軍隊的營寨真是壯觀

一座座營房坐落在那井然有序,旁邊都有巡邏的士兵在把守,遠處還有一個比較大的營帳,特彆顯眼,這恐怕就是敵人的主將營帳了

這時蘇寧看見遠處有一支軍隊正在靠近營寨

文城軍趁著夜色直奔敵方大營殺去,由於都是騎兵,所以機動性很強,幾乎是敵人還冇有反應過來,就殺進去了

“不要亂跑,所有千夫長,指揮自己的小隊集合在一起”,一名敵營萬夫長大聲指揮

但是還是被這支文城軍殺進了主將營房附近,當文城軍掀開大營主將帳篷的時候,突然從後方射進來一批箭矢

李閆見狀心知不妙有埋伏,急忙指揮軍隊邊放火邊殺敵,向周圍營帳殺去,以求多殺點敵人

“所有千夫長給我集合隊伍,不要亂”,又一名敵營萬夫長大聲喊到

兩邊的兵卒已經徹底廝殺在了一起,死傷一片,敵人從開始的慌亂,到現在已經能組織起小規模的反擊

文城軍在一個時辰之後,終於是因為戀戰,付出了代價,本來人數就不占優勢,還是夜襲,現在徹底陷入苦戰

而敵人已經殺瘋了,這麼點人竟然來襲營,還讓他們製造出那麼大的混亂,所有萬夫長全部怒了,手上的力道更是加大

文城軍終究是撐不住了,拚死抵抗,最後終於是有一批人殺出了敵營

李閆看著身後的軍隊,還剩來時的一本不到,心在滴血,完了,回去冇有辦法交待了,不過最終還是要按計劃進行

當李閆率軍到達計劃地點時,後麵蒼炎帝國的追兵還在追趕

當李閆終於逃到埋伏地點時,放出信號,埋伏在這的王虎帶著軍隊殺了出來

李閆見狀又重新殺了回去

這場戰鬥,很快接近尾聲

隻有一名敵人的萬夫長帶著十幾名士兵逃了回去,剩下的追兵都死在這了

李閆終於是出了口惡氣

“李閆你不聽指揮,擅自做主,差點令第二軍全軍覆冇,你可願受罰”,城主怒道

“屬下願意受罰”,李閆隻能願意,因為他有錯在先

“好,念在正是用人之際,先留著,等回國數罪併罰,回去吧”,城主下了逐客令

“屬下告退”,李閆退出了大帳

~

蒼炎帝**隊,大帳

“怎麼回事,為什麼文城的軍隊都殺到大營內了,纔有人告訴我,下麵都是乾什麼吃的,今晚巡邏的都給我領十鞭子”,蒼炎主將說道

“是,屬下這就去查,一定嚴懲不貸”,萬夫長回道

“負責追殺的,怎麼還冇有回來,不會死光了吧”,主將的話音剛落,大帳外就衝進來一名萬夫長,正是出去追殺的哈克

“哈克,怎麼這麼狼狽,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”,主將皺起了眉頭

“將軍,不好了,追殺的兄弟們都中了埋伏,隻回來了幾十人”,說完哈克跪了下來

“什麼”,主將一下子站了起來

“不是告訴你不要深入嗎,明日就攻城,他們隻有二萬五千人,而我們帶來了八萬,明日攻城會一戰而下,你為什麼不聽安排,現在折損了將近八千人,你可知罪”,主將怒了

“屬下知罪”,哈克道

“下去領罰吧”,主將擺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

“屬下告退”,說完哈克走了

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”,主將歎道

~

真是一波三折啊,石寶和侯成見戰事結束,急忙帶著蘇寧回到了之前的地方,休息了起來

~

“恭喜宿主抽中二千大雪龍騎,境界~武士一層”

“霍,今天運氣不錯”,蘇寧起身洗漱,出了營帳

“少爺,剛剛傳過來的訊息,敵人準備攻城了”,這個時候石寶跑過來了說道

“哦!我們去看看,另外告訴他們有機會隨時出手”,蘇寧叮囑石寶

“是,少爺”,石寶回道

蘇寧找塊空地,把二千大雪龍騎放出來了,安排回了大營,暫時交給石寶率領

當石寶帶著蘇寧來到戰場不遠的樹林裡時,敵人的攻城已經開始了

現在的城頭就像一台絞肉機一樣,雙方你來我往,傷亡不斷增加

過了一會敵人的中軍動了,也衝了上去

頓時蘇寧就看到又是一批人,向城牆下衝去,衝到了城牆根,有的踩著牆就上去了,城牆上又是一番大戰

敵人的軍隊差不多都派上去了,就留了一部分,保護主將

蘇寧就看到自己的家將們,從敵人主將後麵殺了出來

楊延輝,高順,王平,楊誌組成了四把尖刀,帶著身後的騎兵就向敵人的主將後軍殺去,一路勢如破竹

敵人終於慌了,他後悔都派上去了,可是為時已晚,敵軍主將,隻能看著蘇寧的隊伍殺來

PS:求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