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裡斯作為帝國新任軍團長,本來想借這次機會,展現一下自己的價值,能獲得更多資源,晉升武師已經很多年了,到現在還卡在一層,不得寸進,他急了

“吹響撤退號角,讓攻城軍隊退回來 快去”,哈裡斯在咆哮

幾名士兵急忙聽令向攻城的方向跑去,邊跑邊吹響了號角

攻城軍隊在聽見了號角,就一窩蜂的向後撤退,生怕跑在最後有什麼大恐怖

哈裡斯看見這一幕更是氣的夠嗆,這就是帝國安排給自己精銳

本來已經探聽好了,一個小小的文城隻有守軍二萬五千人,麵對一支八萬的軍隊,攻下來很輕鬆,可惜他太高估自己了

哈裡斯明白已經冇有希望了,自己就等著回帝國受罰吧

楊誌手中的長槍左挑右刺,一會就殺出一條血路,衝了過來,哈裡斯見狀如何能忍,提起武器就向楊誌衝去

楊誌見狀捨棄對小兵的廝殺,轉頭麵對哈裡斯一笑,提槍也衝了上去,坐下的馬匹好似收到了主人興奮的信號,蹄子邁的更大,速度也更快,楊誌把槍一端,向哈裡斯刺去

哈裡斯見狀急忙側身躲過,手中的長刀給予反擊,楊誌低頭躲過,長槍橫掃,哈裡斯豎刀格擋,可是還是慢了一點,抵擋的時候,控製馬匹的力度冇有安穩,就被楊誌這一槍掃的後退好幾步

哈裡斯一驚,‘武師’,在這偏遠的小城也有武師駐守,他大意了,徹底完蛋了,但是為了暫時活命,他隻有拚命了

哈裡斯一咬牙,運轉修為,雙手握住長刀,雙腿一夾坐騎,坐騎領會一個加速,哈裡斯順勢一劈

楊誌大笑一聲,也同樣加速,舉起雙手擋住長刀的下劈,順勢向上一推,趁對手武器冇有拿穩的空擋,一記刺槍,蜻蜓點水

哈裡斯感覺胸口一疼,低頭一看,自己胸口幾個血窟窿,剛想說點什麼,可惜已經使不上力氣了,噗通一聲掉馬落地

楊誌甩了甩手,看著遠處的戰場,深吸口氣,提槍再次殺了過去

蒼炎帝國的士兵一看主將死了,立刻作鳥獸散,向四麵八方逃跑,隻恨自己少長了兩條腿

楊延輝單手握槍懸於身後,看著戰場的情況,知道已經結束了,招呼王平打掃戰場,高順和諸葛瑾見狀也停了下來,戰鬥結束了

聚攏蘇寧的所有士卒,幾位將軍帶領直接離開了

城牆上的張龍見狀,離開吩咐邊上一個士兵回去向城主稟明這裡的突發情況

等士兵走後,張龍命令士兵出城打掃戰場,當然還有文城的百姓一起幫忙,自己人的屍體放在一起,確定身份,安葬,敵人的直接扔一堆一把大火燒了

城主來到城牆上看著已經結束的戰場,好奇起來,這是哪裡的軍隊,竟然這麼強大,哈裡斯從蒼炎帝國傳回來的訊息中知道,這是新晉的軍團長,武師實力,和自己一樣,但是就這樣被人在戰場做掉了,可悲啊

現在可不是可憐對手的時候,命令軍隊加速清理城外的屍體,現在天熱,他可不想發生瘟疫,修煉者還好,普通人可不行

~

蘇寧遠遠的就看見了自己的騎兵回來了,每個人身上都有血漬,急忙迎了上去

“你們都冇有受傷吧”,蘇寧問道

“就是侯成被箭擦傷了,無礙”,楊延輝說道

“冇事,少爺,一點小傷,不過這次殺的真痛快”,侯成笑著說道

“哼,下回我也要去戰場”,石寶羨慕的嘟囔道

“好,下回你們都去”,蘇寧準頭對石寶說道

眾人閒聊結束,開始安排士卒,受輕傷的有蘇寧購置的療傷藥,大家互相擦一下,重傷的,抬到一起,蘇寧準備去弄點馬車,帶這些士卒去外麵建個營地,好讓他們先療傷,諸葛瑾同意了

大家各自準備去了,蘇寧也帶著侯成和石寶去城裡一趟,買點生活用品,糧草和藥品

由於剛結束大戰,城門口的盤查更嚴了,在蘇寧反覆解釋了好多遍自己是帝都首富蘇梁翁的兒子,門口站崗的才放行

蘇寧三人走在城裡的路上,這裡因為戰爭的原因,不少房屋已經拆了,可能是拿去當防守的滾木了

走到集市裡,發現這裡好像冇什麼影響,還是很熱鬨,看來這個城主有些本事

買了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,三人打道回府

回到營寨,分發完東西,大家坐在一起,商量一下,現在怎麼辦,是和城主接洽還是保持這份神秘

諸葛瑾建議還是不要接觸的好,帝國現在動盪不定,他怕有居心叵測之輩,破壞了他們本來的計劃

蘇寧對軍師的話表示讚同

結束了今天的商議,眾人都去休息了

~

第二日

“恭喜宿主抽中,空間儲物袋500個”

“這個東西好,以後戰略物資不用都放我這了,大家都可以帶著”,蘇寧穿好衣服,出門喊幾位將軍去了

幾位將軍趕來,大家又坐在一起,蘇寧把儲物袋拿出來,發了下去,講了一下用法,把物資也發了下去,大家彆提有多高興了

尤其石寶,想把戰馬放進去,被蘇寧拒絕了,儲物袋不能放活物,石寶隻好悻悻然放棄了

現在有了這個東西,可以分配一下了,現在有八千騎兵

楊延輝為主將,王平為副將,帶領2500騎

高順為主將,楊誌為副將,帶領2500騎

石寶為主將,侯成為副將,帶領2500騎

蘇寧和諸葛瑾帶領500騎,這500算是親衛了

暫時就這樣,再有召喚的士卒或者武將在安排

所有主將副將拿到物資,開始了各自的磨合,軍隊協作

休息了三天,今天一早準備出發了

所有將軍先來蘇寧這領錢,然後去帶著部下去城裡采買,結束來城外集合

等到大家集合了,出發鹽城

~

一路舟車勞頓總算是看見鹽城的外貌了,這一路眾人為了照顧重傷員,呃,和蘇寧,特意購置了幾輛馬車,就是為了,呃,重傷員

先讓和軍團和士卒把營寨搭建好,現在有儲物袋,木頭,苫布,方便的很

蘇寧則和諸葛瑾去城裡和城主接觸去了

PS:求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