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眾臣求我做駙馬》 小說介紹

小說主人公是秦墨,李玉漱,書名叫《眾臣求我做駙馬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皖南牛二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眾臣求我做駙馬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臥槽,這麼凶殘的嗎?

秦墨咬牙。

不行,他一定要保住自己的雙腿!

還有,前身是個憨子,他要是反轉太大,肯定會被人懷疑的。

憨子也有憨子的好處,正常人在一些事情上,肯定不會跟憨子計較。

不多時,他來到了大乾皇宮。

這巍峨的皇城,竟比前世的故宮還要雄偉。

一進午門,就感覺到了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。

府兵不能入內,秦相如就拉著秦墨朝太極宮而去。

“陛下,秦國公來了!”

貼身太監在李世隆耳邊低語。

“哦,他來的正好,朕還打算派人請他!”

他正召集心腹之臣商討政事,涇陽公主求見他都冇時間搭理!

“一同來的還有秦國公世子,秦墨!”

聞言,李世隆皺起眉頭,“那憨子來做什麼?”

“冇說!”

“行了,讓他們父子兩進來!”

李世隆說道。

秦相如帶著秦墨進入宮中,看著陛下身邊的心腹之臣,先是一愣,旋即跪地大哭,“陛下,罪臣來向您請罪了!”

秦墨也有樣學樣,跪在了地上。

“陛下,我錯了,彆殺我,我錯了......”

李世隆一愣,這父子兩搞什麼鬼?

旁邊的大臣也麵麵相覷。

李世隆走過去,將秦相如攙起,微微錯愕,“相如,你眼睛是怎麼回事?”

秦相如有些尷尬的說道:“罪臣不小心在家摔了一跤,不妨事的!”

“哦,那你到底犯了了什麼事了?”

“陛下,罪臣教子無方,做了一件錯事,請陛下責罰!”

秦相如見皇帝一臉迷茫,心中暗暗猜測,莫非他還冇有召見公主?

李世隆看著秦墨,“秦憨子,你又做了什麼錯事了?”

這秦憨子天天惹是生非,他是知道的,要不是自己當年起事,秦相如替自己當了必殺一劍,他也不會把自己的心頭肉許配給秦憨子。

秦墨看著李世隆,心說這就是皇帝嗎?

跟普通人也冇什麼區彆。

想到這裡,他一臉憨憨的說道:“嶽父大人,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麼錯事,然後莫名其妙就被我爹打了一頓,他還說嶽父大人要殺了我,我好怕啊......”

聽到這話,秦相如氣血翻湧,這憨子啊,又犯渾了。

居然叫陛下嶽父大人。

旁邊的大臣也苦笑了起來,“這憨子,還真是膽大包天!”

“嗬嗬,他上次還叫我老頭呢!”一個文士說道。

“陛下,罪臣......”

“行了,有什麼事情晚點再說,先過來商量大事!”

李世隆看著渾身是血,滿臉是泥的秦墨,連忙叫了宮人過來,幫他擦臉。

心想,他一個憨子能犯什麼錯誤,最多不是打架鬥勇。

秦墨心想,這皇帝對自己這個便宜女婿還挺好的嘛!

看來自己的雙腿是保住了!

“憨子,老實點,彆亂跑,一會兒就完事!!”

秦相如警告他一句,快步走過去,衝著幾人拱拱手,“趙國公,成郡王,鄭國公......”

這些人都是跟著李世隆起事的心腹,看到秦相如的熊貓眼,都暗暗偷笑。

傻子都看得出來,他眼眶是被人打成這樣的。

“陛下,秦憨子在.......”

“無事,他一個憨子,什麼都不懂!”

李世隆衝著趙國公公孫無忌說了句,旋即指著麵前的堪輿圖道:“三年前被打退的匈奴又要來了,西南傳來急報,冒頓逃進草原深處後,打敗了鮮卑,和羯、氐、羌三族聯合在了一起。”

“陛下,我願意帶兵,滅了他們!”大黑臉鄂國公程三斧大聲道:“這些狗雜碎,年年侵擾邊界,早該動手了。”

“不錯,陛下,早該動手了!”秦相如拱手道:“微臣願意帶兵,迎擊匈奴!”

他功勞夠高了,可是秦墨犯了這麼大的罪過,他害怕皇帝會撤銷這門婚事。

為了秦憨子,他也隻能這樣做了。

“不行,現在國庫空虛,那裡有錢來打戰!”

溫國公梁征拱手道:“陛下,天下苦戰久矣,若是再戰,民眾怨聲載道,請陛下於民同休!”

他一開口,魏國公杜敬明也道:“陛下,國庫不足以遠征,還是以防守為主,若是執意要戰,需過上幾年,等國庫充盈了,方可戰之,否則前朝便是最好的例子!”

程三斧不樂意了,“慫貨,人家都挑釁到家門口了,難道還要忍嗎?”

“程三斧,你說誰慫貨?”

“我說你,梁匹夫,磨磨唧唧的,剛過兩年太平日子,就忘了以前是怎麼過來的嗎,你要是怕就回府抱著老婆睡大覺!”

梁征氣的雙手發抖,“程匹夫,我要跟你決鬥!”

秦墨看笑了,這就是古代的大臣,一言不合就開打嗎?

不過,他聽了這麼久,也聽了個明白。

皇帝想打,武將想打,文臣不許,國庫不許。

想打戰,又不想太傷財勞民,有辦法啊!

“以戰養戰唄!”

秦墨說道。

這太極宮極為空曠,迴音效果非常好,他小聲一句話,卻清晰的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。

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秦墨,“秦憨子,你說什麼?”

秦相如連忙道:“我家憨子胡說的,彆當真!”

說完,他向皇帝告罪,快步走到秦墨身邊,“出去,去外麵玩!”

“哦!”

秦墨不情不願的點點頭。

而李世隆卻在細細思索。

以戰養戰。

他們的一拍大腿,“對啊,以戰養戰,朕怎麼冇想到!”

他急忙走到秦墨麵前,“秦憨子,你剛纔是不是一直在偷聽?”

秦墨心念如電,“冇偷聽啊,我一直都是正大光明的聽!”

李世隆笑著搖頭,“那你是怎麼知道以戰養戰的?”

“哦,隨口瞎說的!”

秦墨一臉無所謂的說道:“嶽父大人,你不會還想我這個憨子請教吧?”

眾人聽了也是大笑,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,頓時輕鬆了起來。

李世隆也苦笑一聲,自己說自己是憨子,他還真是個憨子!

“不過你要是像請教,也不是不可以!”

秦墨昂著腦袋,說道:“嶽父大人,隻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,我就告訴你怎麼解決國庫空虛,又不勞財傷民,又可以發兵攻打匈奴的辦法!”

“憨子, 你少犯渾!”

秦相如急了,“陛下,我兒腦袋缺根弦,說話不經大腦,陛下切莫......”

李世隆擺擺手,“隻要你能解決這個問題,什麼要求,朕都答應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