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我皆有雄心壯誌,統一佛魔道三家,整合修行界。與其自相殘殺,兩敗俱傷。不如你我賭鬥一場。”玉連城負手微笑:“我若輸了,就一心一意效忠鬼王宗,助你完成霸業。相反,你若輸了,則率鬼王宗向我投誠,如何?”

“原來聖僧有如此壯誌!”鬼王嗬嗬一笑:“但以普真神僧一人,來賭我整個鬼王宗,未免有些不太公平。”

白衣妙僧沉吟片刻,微微一笑:“不錯,普真神僧是不值鬼王宗,那麼再加上一個玉連城如何?”

“玉連城?”鬼王眉頭一皺,微感疑惑。

轟!

下一刻,鬼王隻覺白衣神僧雖站在眼前,但屬於神僧的氣機卻消失不見,化為空、化為無。

不,不隻是白衣神僧,而是天上天下,萬事萬物,整個小鎮所有生靈的氣都彷彿消失不見。這當然並非人死而氣消,而是有一股浩瀚磅礴、難以形容的氣機所壓製。

無論是販夫走卒,還是家禽猛獸,抑或修行者,他們本身的氣在這一道氣機麵前都渺小如螻蟻塵埃,被壓製的無法升騰而起,近乎於無。取而代之的,則是一股入浩浩蕩蕩,不可思議的氣機,覆蓋整個小鎮,如神如魔,如淵如海。

幾可令任何人為之顫栗。

多年前,鬼王就曾感受到這種可怕的氣度。

那是來自一個叫玉連城的男子身上。

數年前,玉先生救了小癡和碧瑤,並傳給碧瑤即使連他也為之驚異讚歎的奇詭之道,再後來就消失無蹤。

鬼王宗的朱雀聖使、青龍聖使曾為之感到歎息,若能將這位玉先生收之麾下,將會對鬼王宗是一大助力。

但唯有鬼王明白。

似玉先生這般神秘莫測的絕代高手,是絕不可能臣服於他人之下。若真將他召入鬼王宗,隻能證明他對鬼王宗有覬覦之心,想要收為己用。

但他又不得不承認,若有玉先生這等絕世人物相助,那麼他統一聖教,踏平正派的把握將會大幅度上升。

而如今,他再次感受到了玉先生那高緲莫測的氣度。

甚至比數年前更強了。

天地萬物彷彿都應該臣服在他腳下。

而這一股氣度,正是從眼前白衣神僧身上散發出來的。

朱雀向他通報訊息後,曾說過白衣神僧與玉先生有千絲萬縷的聯絡,甚至曾自稱“玉連城”。

如今看來。

白衣神僧就是玉連城。

玉連城就是白衣神僧。

在這一瞬間,鬼王心思千百轉,最終拱了拱手道:“數年未見,玉先生風采依舊。”

玉連城微笑道:“現在我們我們可否繼續商談賭約?”

鬼王笑道:“當然。”

鬼王離開了。

不過碧瑤並未隨鬼王一起離開。

用她的話說,是想要從白衣神僧身上,調查出關於玉叔叔的線索。

鬼王用古怪的眼神瞧了玉連城一眼,思忖片刻後,就隻是玉連城好生照顧碧瑤,旋即便離開了。

又一日,告彆了週一仙、小環後,玉連城和碧瑤再次出發了。

於三日之後,玉連城通過玄機道,找到了一大一小兩隻狐妖。

狐妖一族是一群極聰慧狡猾的生物,而在狐妖一族之中,有一支最為聰慧、最神秘的支係,隨著修行道行的增加,身後的尾巴會隨之不斷增長,百年道行會有三條尾巴,稱為妖狐。百年道行便有六條,稱為靈狐。

而眼前這兩隻狐狸,就分彆是三尾妖狐和六尾靈狐。

多年前,狐族就誕生了一隻最為可怕的九尾天狐,那是世間妖怪的無上境界,堪稱成絕世妖物,法力通神。不知什麼原由,帶領狐族前去奪取焚香穀至寶玄火鑒。

最終雖成功奪取了玄火鑒,但整個狐族死傷慘重,九尾天狐被上古奇陣“八凶玄火陣”禁錮,唯有六位靈狐帶著玄火鑒逃出生天,不過也被焚香穀上官策的法寶“九寒凝冰刺”擊中,壞了根基修為。

玉連城之所以尋到這兩隻妖狐,

自然是為了玄火鑒。

在一番友好的磋商之下,玉連城以助六尾靈狐拔除九寒凝冰刺為條件,得到了“玄火鑒”。

到手後,玉連城隨意打量這手中的玄火鑒,形狀是一件半個手掌大小的事物,呈圓形狀,外邊是一個碧綠顏色的玉環,青翠欲滴,一看便知不是凡品。

而在玉環中間處,鑲著的是一片小小的似鏡非鏡,赤紅顏色的薄片,中間更凋刻著一個形狀古拙的火焰圖騰。

整個事物,那玉環倒占去了大半,而在玉環兩邊,還各有一道紅色絲穗,係在環上。

他能從玄火鑒中,感受到一股至陽至剛的力量,這股力量一旦引發,或許僅次於青雲門的誅仙劍陣。

或許可以將這一股力量,轉移到“天道無極”中來,就如曾經的噬魂棒一般。

數日

後。

西方大澤。

“終於找到了。”

玉連城禦空而行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在他麵前,是一顆樹,一顆完全超乎想象的樹。如巨大的山丘般巍峨聳立,直如青天,冇入雲霄之中。

隨意垂落的一根枝條,就好似一麵樹牆,從天而降。那磅礴的氣勢,撲麵而來,就宛如是傳說中的天柱,支撐起一片蒼天。

“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這”碧瑤睜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,人世間竟有如此巨大的樹木,不知生活了多長時間。若這顆樹木成精,隻怕正邪兩道加起來,也遠不是它對手。

“走吧,我們上去。”

兩人飛身而上,破空而去。

速度越來越快,任憑著機鋒刮麵如刀。

這一飛又是許久,巨樹之上又無數巨大的枝葉,繁茂之際,卻冇有瞧見果實花朵,但從低下樹乾就就一直纏繞著巨樹的無名藤蔓,卻是鮮花盛開,花枝招展。卻越往上飛行,樹枝漸漸小了下來,而藤蔓越發粗大,盛開的花朵也越來越多。

莫約又過了一刻鐘時間,玉連城陡然停下身子。

眼前的樹乾,已被無數藤蔓所遮蓋淹冇,鮮花爭奇鬥豔,自上而下如花海一般。而在花海之中,赫然聳立著一座石門。

石門寬三丈、高五臟,硬生生嵌入樹乾之中,周圍被無數藤蔓鮮花仙魔,隻流出中間厚實的巨石,上麵刻著四個古篆體大字。

天帝寶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