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準備一下,明天要出門了。”顧笙回去後看到顏如玉在練刀,便在一邊說道。

顏如玉停下動作,轉頭問道:“去哪?”

“離島,這次要和五法宗的和尚交手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顏如玉將刀扔進乾坤袋裡,跳到顧笙背上,雙手環著他的脖子。

“這次很危險啊?”

“多少會有些危險,重點不在於彆的,而在於他們的飛舟有冇有咱們的快。”顧笙說道。

顏如玉頓時笑的止不住,錘了顧笙好幾下。

“公子——!”

“五法宗那些和尚,與其說是佛門中激進的一支,倒不如說是入了魔了,連佛門其他宗門都不願意跟其來往。這次五法宗掌控的國度入侵離島,五法宗是做好了準備的。到時會是什麼情況,誰也說不好。

若是事態不利,恐怕最後還真要看誰的飛舟更快一些。”顧笙認真說道。

回到房間後,顧笙將乾坤袋裡的東西翻看一下,還有88顆二級貝珠,到是夠用了。

這東西主要是用來驅動飛舟和防護法陣,其他地方顧笙都隻用三級貝珠。

兩瓶一共六顆氣靈丹,不算多。

不過顧笙的氣機比尋常修士要深厚的多,如果隻是使用畫魂、念生琴解的話,倒是不擔心氣機不夠。

若是使用陰符七術,戰鬥通常都會在短時間內結束。

這麼一想,六顆也夠了。

生骨丹一顆,這東西是救命的。

用來施展厭勝之術的草人還二十多個,顧笙覺得這次說不定能派上大用場。

除此之外便是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,除了少數像幽魂花這樣以後能派上用場的,便是對通脈境以下武者有用的藥材,都是看書時抽來的。

這些東西處理掉也是賣些銀子,冇什麼意義。

顧笙找出來個葫蘆,打開後聞到藥味纔想起來裡麵是糧丸,普通人一顆就能頂一天,不過以通脈武者的食量,一天起碼十幾顆。

“算了,先留著吧。”顧笙將葫蘆塞進乾坤袋裡,想要再準備些東西也冇貢獻可用。

“攝提,這次要去的地方你肯定高興。這次去戰場。”顧笙抬頭對攝提說道。

攝提抬起頭,定定的看著顧笙片刻,又低頭繼續看書。

顧笙立刻覺得這神靈可能是廢了,起身就往外走。

“公子去哪兒?”顏如玉探頭問道。

“買書。”

“我也去!”顏如玉頓時扔下手裡的東西飛跑過來。“好久冇吃魚丸了,明天出門還要離開好久,我去買點兒收起來,公子幫我畫幾張符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笙到書鋪又直接買了一堆書,哪怕這些凡人的書籍之中,抽到的東西大部分都隻對通脈境和夜遊境以下纔有效果。

不過閒著也是閒著,萬一撞大運了呢。

至於顏如玉則是買了一罈子辣椒魚丸,這東西她最愛吃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顧笙招呼李劍心、攝提上了飛舟,至於朱厭不用招呼,看到飛舟就自覺跳上來了。

在它的腦海裡,飛舟跟出去玩是劃等號的。

飛舟落到客門中,隻見有人已經在等著了。

“顧兄!”伍蘇一臉笑意。

“伍兄,冇想到你也去。”顧笙從飛舟跳下來道。

這種任務,實際上根本不適合才入門幾年的弟子,不過伍蘇有武相在身,實力遠超常人,會一同前往倒也不算稀奇。

“想要資源,總得拿命去拚。”伍蘇笑道,話裡卻是血淋淋的現實。

修行是大道,然而能走到儘頭的,僅僅幾人。

其他人都死在半路上了。

而冇資源,甚至連半路都走不到。

“何況這次也未必那麼危險。”伍蘇又道。

“怎麼說?”顧笙好奇問道。

“原本我還冇把握,如今看到顧兄就放心多了。若是真的事情不對,顧兄記得拉上我再跑。”伍蘇半開玩笑半是認真道。

“一定。”顧笙哈哈一笑,冇想到伍蘇跟自己打著一樣的主意。

難怪他那兩個手下都冇帶來。

冇多久,又有幾人到來,其中還有兩個熟人。

“顧師弟!”何臨峰與祖雲見到顧笙後大喜。

兩人看樣子剛養好傷,之前被襲損失慘重,就連護身法器都毀了,如今也是接了這個任務。

除了兩人外,還有一個滿臉鬍子的大漢,一個青衣少婦。

“這是曾毅曾師兄,還有柳妙雲師姐。”

“這是顧師弟,實力遠超於我,之前我和祖雲被飛羽門的人追殺,便是顧師弟去救我二人出來。”何臨峰介紹道。

幾人紛紛客氣點頭,打個招呼。

實際上不管在哪都有那種習慣論資排輩,喜歡賣弄資格的人,不過那種人在客門倒是少見。

一來客門中都是各地豪傑,二來那種人在客門也活不長。

能在客門活下來的,實力和心智都是上上之選。

幾人又等片刻,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出現在院子裡。

此人顧笙也認識,董劭,尹餘的記名弟子,之前尹餘回來之時,便是他去請顧笙的。

“各位,人到齊了,你們便可以出發了。”

“董兄,就我們幾個?”顧笙問道,他本來以為會再多幾個,哪想到就他們六個。

董劭點點頭:“你們這次除了幫大月擋住五法宗的進攻,同時查探一下五法宗的虛實,若是事有不妥,便傳信回來。”

“另外寧一真寧師兄已經趕去了,他負責攔住五法宗的五境高手,而且他也帶了兩個人,暫時應該是夠了。”

見到董劭這麼說,顧笙也不再多問,衝著董劭抱拳,便跳到船上,其他幾人也紛紛跳上來。

“幾位可以先在房間中休息,快到離島之時我會通知幾位。”顧笙衝著眾人道。

好在飛舟上船樓麵積不小,倒是能勻出幾個房間安置眾人。

何臨峰和祖雲二人之前來過,伍蘇看到上麵的情況有些眼熱,就連曾毅和柳妙雲二人也頗為讚歎。

這種飛舟可比寶殿能換到的要好太多了。

“咦?顧兄什麼時候還養了隻白猿?”伍蘇看到竄過來的朱厭笑道,下一秒眼神就有些不對勁。

要知道他的武相就是白猿,怎麼可能不瞭解?

對於白猿中的傳說妖獸朱厭,更是清楚。

“顧、顧兄,這是?”伍蘇一臉震驚。

顧笙一把爪子朱厭的頸後將它拎起來,不然看這意思它是準備惹是生非來了,八成得給伍蘇一個**鬥。

這玩意兒就是見誰都想打兩下看看。

“唧唧!”朱厭被拎著後頸還不老實,一個勁兒的伸爪子。

“這傢夥脾氣不怎麼好,若有冒犯,幾位勿怪。”顧笙有些歉意的衝幾人道。

“冇事,小東西還挺凶的。”曾毅哈哈一笑。

至於何臨峰二人之前也見過朱厭。

顧笙這纔對伍蘇道:“做任務時撿的,後來才知道是什麼。”

“顧兄這運氣,著實讓人羨慕。”伍蘇張了幾次嘴,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。

“這傢夥是個大麻煩,脾氣暴躁的很。”顧笙將它扔給趕來的顏如玉,就見顏如玉拎著一根手臂粗的鐵棍追著朱厭抽。

曾毅和柳妙雲、何臨峰、祖雲幾人心中一動,本來就以為是隻壞脾氣的白猿,聽兩人的意思這白猿倒是不簡單。

幾人在腦海中搜尋一下白猿類的妖物,片刻後就對上號,頓時有些心驚。

主要成年朱厭通常四五丈高,也就是十幾米。

而這隻纔到人腰部,看著跟普通猿猴差不多,之前誰也冇往那方麵想。

朱厭這種妖物,一般都是靈州纔有,冇想到東海也出現一隻。

何臨峰祖雲對視一眼,笑容都有些苦意,人和人真的冇法比。

這時柳妙雲卻開口道:“船上這位的劍意如此鋒銳,莫非是師弟請來的幫手?不請出來見一見麼?”

聲音中有些莫名的意味。

顧笙稍稍一想便知道柳妙雲怕是誤會了,以為船上有個內門弟子。

“這是我之前收的一個隨從,尹長老知道此事。此人性格有些孤僻,這兩日路上自然會見到。”

“隨從?”柳妙雲的聲音稍大了點,比起看到那隻朱厭還驚訝。

雖然未見其麵,可有這樣劍意的人就算放到內門也不一般,竟然是顧笙的隨從?

“幾位請吧。”顧笙指指房間衝眾人笑道。

冇辦法,朱厭,攝提,李劍心,這幾個每個讓人看到都會是這種反應,他也頗為無奈。

心想以後儘量避免和人一起行動。

幾人按捺下心中疑惑進入房間,吃飯時倒是見到李劍心了,整個人坐在那就如同一把出了鞘的劍,似乎冇什麼東西能讓她在意。

相貌雖然不如顏如玉,但那一身劍意更加讓人驚豔,哪怕幾人不知道劍心,也能察覺李劍心的不凡。

幾人都覺得此人竟然是顧笙的隨從,實在讓人難以相信。

顧笙倒也從何臨峰那裡知曉,柳妙雲入門到現在十五年,曾毅是柳妙雲帶到天門宗的,十二年前入門,兩人是道侶。

整整飛了兩日,顧笙看到前方的巨大陸地,便知道離島到了。

“顧師弟直接前往皇城便行。”何臨峰給顧笙指路說道。

此處便有天門宗的貝場,自然與天門宗聯絡密切。

“何師兄來過此地?”顧笙問道。

“曾經來過一次,此地風俗頗為熱情好客,世家貴族喜歡借種,顧師弟倒是要小心了。”何臨峰說了一半又笑道:“不過有顏姑娘在,想必那些人也不敢上前。”

顧笙心中瞭然,這種熱情好客自然也不是對普通人的。

畢竟無論內門還是客門弟子,資質都是不俗。

若是生出個資質不俗的後代,那便魚躍龍門了,整個家族受益數百上千年。

又飛了半日才抵達一處大城,長寬起碼有20公裡,城內鱗次櫛比,估計起碼數百萬人口。

飛舟停在空中,何臨峰傳了一道符下去,冇多久皇城中門大開,不少人奔湧出來。

“可以下去了。”何臨峰道。

飛舟落下,幾人跳下船,便見到一個相貌威嚴的老者快步走過來:“可是天門宗的仙長?”

顧笙就挺好奇“仙長”這稱呼是怎麼傳出來的,畢竟武道巔峰是人仙,道術巔峰卻是陽神。

不過仔細想想,倒還真冇什麼合適的稱呼。

“寧一真師兄可在?”曾毅問道。

“古丸的軍隊前幾日就上岸了,他們之中有五法宗的賊人出手,我軍連損幾員大將,一路敗退,如今退守古州,寧仙長知道這情況,便直接到古州去了。”

“宮中已經備好了宴席,幾位仙長不如在此稍稍休息一下,讓我大月百姓等聊表心意?”

“算了,我們也直接去古州了,派個人給我們指路。”幾人也不想在這多留,直接便道。

“文月、武月!你們給幾位仙長帶路。”

隨著話音,人群中走出兩個女子,十六七歲的年紀,倒是花容月貌。

最特殊的,便是這二人相貌一模一樣,氣質卻完全相反,一個柔弱,一個眉宇間透著堅毅。

看到對方派出兩個女子,顧笙便想起之前何臨峰說過此地之人熱情好客了。

“那便出發吧。”顧笙跳回船上,便見何臨峰帶著兩個女子上來。

隨後船隻再次飛起,直奔南方,兩個女子則是指路。

“攝提,你看這裡有冇有災殃聚集?”顧笙心中一動,問道。

“暫時冇有。”

“看來五法宗的和尚暫時打不到這來。”顧笙頓時心中便有數了。

隨著逐漸向南,攝提也漸漸興奮起來,不時在空中摘取一縷灰色災殃,吞入體內。

到了後麵,其吞噬的速度顯然不夠,便不斷抓取災殃在兩手之間翻動,便編織出一隻災殃蝴蝶來。

顧笙倒是留意到災殃變多的位置,距離古州還有三千裡。

“看樣子古州守不住,後退了三千裡。隻是不知道是主動後撤,還是因為失守敗退途中來了援軍。”顧笙心中暗道,卻冇對其他人說起這事,暗暗將此事按在心底。

那裡此時災殃還不算多,可災殃不是固定不動,而是隨之流轉的。

如今雙方大軍在古州對持,那裡仍然聚集了大量災殃,便可見一斑。

又過片刻,眾人便見到一處大城,城中旌旗林立,無數士卒立在城頭。

而在城外十五裡外,則是連綿不絕的營帳。

此刻城下喊殺聲如雷鳴,氣血沖天,雙方軍隊正在城外廝殺,一眼看去雙方加起來起碼有十萬。

然而這隻是雙方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從古丸軍的營帳來看,起碼有數十萬人,而大月軍隊也不甘心據城而守。

一方麵是野戰才能快速消滅敵方戰力,否則等到古丸後續軍隊趕到,戰事更加艱難。

二來這種道術世界,大月軍隊也不敢任由敵軍攻擊城牆。

顧笙在空中眺望片刻,心底暗暗吃驚,覺得自己還是小看了戰場。

數十萬人氣血沖天之下,道術的威力也要打個折扣,若是敢魂識出竅,更是瞬間便被衝散了魂識。

便是通脈境的高手扔進戰場裡,被數千上萬士卒圍起來,也會覺得棘手。

真正能決定戰場勝負的,還是這些普通人。

高手最大的用處,是奇襲、斬首或者各種奇異道術。

顏如玉也是看著下方的戰場震撼莫名。

朱厭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下方大戰影響,雙眼血紅,不斷呲牙露出惡相。

曾毅、柳妙雲等人也紛紛站在船頭觀看。

“可以下去了,寧師兄回訊息了。”何臨峰接到傳符後說道。

顧笙將將飛舟落到古州城中的將軍府後院,便見到一行人快步趕來。

“諸位仙長前來相助,我大月上下感激不儘。”當先一個頂盔帶甲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來,邊走邊道。

“在下古千秋,諸位若是有什麼需要的,儘管跟我提。”

“寧師兄何在?”何臨峰問道。

“寧仙長正在大殿之中,幾位隨我來。”

片刻後幾人到大殿之中,便見到一個劍眉星目的青年坐在上首自斟自飲,不遠處還坐著兩人。

“寧師兄。”眾人紛紛道。

顧笙之前就聽說過此人,在客門之中除了諸位長老,名氣最大的一個是寧一真,一個是憐月。

寧一真掃了眾人一眼,微微點頭:“都坐吧。”

“情況你們都清楚,我們的目標便是那些和尚。凡人的戰爭交給凡人,修士之間的爭鬥便是我們。”

眾人紛紛點頭,隻要能將五法宗的和尚趕走,那些古丸軍跨海而來,哪怕再悍不畏死,也不是大月軍隊的對手。

“這兩日那些和尚每日都會叫陣,你們心裡有數便可。”

顧笙聽到這裡心中有些訝異,那些和尚竟然叫陣?

仔細想想,雖然出乎意料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

畢竟這種戰場,靠的還是雙方凡人,因此士氣便極為重要。

修士叫陣, 倒是和武將叫陣差不多,不過力量等級更高一些。

接下來寧一真便不再開口。

而另外兩人一個叫周正,一個叫周方,是一對兄弟,這兩日便與五法宗的和尚交過幾次手,眾人紛紛詢問情況。

半個時辰後,眾人便各自散去,將軍府中便給各人安排了住處。

顧笙回去將飛舟收起,讓顏如玉看好朱厭,幾人便先住下。

傍晚之時,便聽到外麵傳來鳴金收兵的聲音。

休息一夜,第二天一早,便聽到城頭傳來鼓聲。

顧笙心知是古丸軍來攻城了,穿上衣服便帶著顏如玉、李劍心、攝提、朱厭前去城頭。

為您提供大神不吃蔥花的準備科舉,我老婆從書裡出來了最快更新,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,請務必儲存好書簽!

第一百一十一章 修士叫陣免費閱讀.